或者是什么流程

2017-06-21 19:25

接着是听到各种虫鸣鸟叫,都在拼命的尽显才华,卖弄风姿,像是在演一部歌剧,但又像在合奏一首曲子,如此美妙动听,纯天然的,以至于我眼睛睁得圆圆,向窗外望去,想寻找这一切,但五月的清晨,着实让人不想动。

在意识半清醒的时,随着公鸡大哥一声咯咯的儿,呱呱蛙鸣,外加内急,终于5:30迷迷糊糊的醒来,但并不愿挪动。

那不辞辛劳的公鸡大哥似乎在瞎忙活啊,并不是按正常的时间点儿叫醒那些忙碌的人们,也许是他一个人醒的太早,感觉孤独,所以叫醒正在熟睡的人们。又或者,他在和虫儿兄弟们大pk,看看谁的本事大,谁能将整个世界热闹起来。所以,5:50,已清醒了80%,但转念一想,太早了,还眯一会儿,于是,进入状态。

五月的早晨,清新,舒心,安心。其实,生活就是这般美好,只要用心,处处是风景。

6:31,彻底清醒,寝室外面已不是单纯的自然声音了。窗外听到老教师和他孙子的谈话声,但并听不清他们谈的什么,从微弱的声音中判断,他们很和谐,。除了他们爷孙俩,还有工人已经开工了。

慢慢的来到一株嫁接的花前,我叫不出名字,也不能很高雅的欣赏她,只是她让我眼前一亮,让我在那里停留半小时,一株上面,几种颜色,大大小小,形状不一。很好奇,嫁接为什么会有这种奇迹,是什么原理,或者是什么流程。但最终,我没研究透彻,没看到花的主人。

作者:刘兰

起床梳洗罢,7点的校园已经比较热闹了,很多学生已经压制不住自己,舍不得把时间浪费在睡眠上,刚开始细细碎碎的,慢慢的,声音越来越大,出现了爽朗的笑声,又听见嘘,有老师的声音,还有些同学已经起早贪黑了,早已与乒乓球奋战已久,看他们活泼朝气,突然感觉太阳已经出来了。在操场上小跑几圈后,此刻,从教室那边传来琅琅读书声,有些声音并不如想象中那么整齐,总有几个调皮的对着天花板大声嘶叫。

接着,来到窗前,扫过整个校园,一切显得那么平静,没有太多的喧闹了,也听不到那么清脆的虫鸣鸟叫了, 只有那颗银杏树依旧不变声色,天灰蒙蒙的,依旧抵挡不住她的绰约风姿,让见过她的人魂牵梦绕。

循着他们的读书声,走出了校门,大概8点,顺势望去,田地里的人们已经忙的不可开交,有的蹲着,有的站着,有的弯着腰,有的双手伏在锄头上,下巴放到手上,稍事休息,还有的再和对面的人们互相汇报着自己情况,一切都是那么舒心。